哟咦

🌟
君と出会った日の僕には
諦めないその想いは
輝いて見えて

【Aotu】你肯定是喜欢我

偷偷趁深夜转载过来(x
说着要转载的竟然一直拖延到现在我也是很想打自己了………呜呜呜打扰到会被提醒到的各位太太真的很对不起💔💔💔

还有光光我爱死你了!!!!!!花给你🌹🌹🌹!!!心也给你了💝💝💝!!!!!!【嚎叫

无光破晓:

@哟咦 点的金嘉……第一次写,见谅x


学院pa,感觉满满的粉红泡泡xxx
@馬口鐵之舞  @鹤楼  @天雷滚滚 日常圈圈



嘉德罗斯最近很烦躁。


他右手抓着手上那根灿金色的蘸水笔,墨水都滴到纸上了他也没心思管。他内心倒数一二三,猛地一回头,果不其然撞上了那双海蓝色的眸子。


那双眼睛只敢和他接触一瞬,下一瞬它的主人就心虚地转开脑袋,盯着他手里面的课本,完全没发现自己连语文书都拿倒了。


看吧,又是他。那个叫金的渣渣。


嘉德罗斯是一个很敏锐的人,只要是对他抱有一定意味的视线,他都是可以感觉的到的。近期嘉德罗斯根本懒得理会自身体左后方传来的窥视感,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带来这种感觉的人是谁——可不就是金吗。


第一次遇见那个渣渣是在他和格瑞一同走出竞赛考场的时候,那时候才刚刚开考半小时,门口的家长们惊悚地盯着这两位天才出来,其中一个还说着“这回的题目真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,格瑞敢不敢比比看今年的国际赛”这种话。


格瑞在一边表情不变,估摸着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听到嘉德罗斯叫他也叹口气没理会,只是抬抬手跟正对着的一位少年打了个招呼。


嘉德罗斯就是在那个时候记住这个和他一样有着金发的渣渣的,因为他实在是太烦了。从站在门口等到格瑞开始,他的嘴就根本没停过,嘚不嘚嘚不嘚,而格瑞竟然还愿意时不时回复一句简单的应答。


难道说这也是个大智若愚的厉害人物?嘉德罗斯双眼一亮,虽然他看不出面前这小子到底哪点像是个学霸,不过既然能和格瑞有共同话题,那就应该不会太差才对。
“那边的,来比比看吗。”


“……哎?是说我吗?”被问话的金左右看看,确认对方的目的是自己,站在原地挠了挠头,“比什么?”


“今年的题没难度,去年以前的我也都做过了。公平起见,前年的化学竞赛国赛题吧,题偏,我还没做。”
(好孩子们不要信,国赛题不可能透露的)


金一听差点没给大佬献上膝盖,他还是认得面前这位去年初中跳级,竞赛全金直升高二的天才的。哇靠,和他比做题,不如在此结束生命。


“那,那个,我,我不会啊……”他哭丧着脸。


“不必谦虚。”


金表情复杂,只好向发小求助,却不想这不见色不见利都忘友的家伙摊手表示无可奈何。


最终的结果毫无悬念,嘉德罗斯扬眉坚信了果然只有格瑞才能与他一战,并且给金冠以一个新的称呼,渣渣。


高三的时候这个渣渣以第五十名的成绩勉勉强强挤进了尖子班——一共才50个人的班排倒一,自那之后嘉德罗斯就时不时能感受到那种灼人的视线,他忍无可忍,最终问了雷德。


“哎?一直看着他的话……要么恨他,要么是喜欢他……要么就是他脸上有东西吧?”雷德这么回答了他的老大,并目送他出宿舍门之后接着看起了他手里的言情小说。


嘉德罗斯一路回教室一路抽出那么一点点时间开始思考,金恨他这一点理论上是不大可能的,喜欢这种情况就更应该是排除在外太空的答案,那就只剩下一个答案了。


他摸摸自己脸颊上的纹身贴星星,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答案。


哼,你要不想看我就偏不换也偏不洗。


又这么过了几天嘉德罗斯实在是受不了了,他走到金的课桌前面重重一拍,把睡得迷蒙的人硬生生叫了起来。


刚看到嘉德罗斯的那一瞬间金就清醒了,我靠,睁眼刺激,暗恋许久的人居然主动来找这件事情让他激动不已。他一下子捂住小心脏,咽了口口水。


“你有什么,事情吗?”


嘉德罗斯看他那副表情挑了挑眉梢,鎏金色眼珠子一转,慢悠悠地开了口。


“你是不是喜欢我。”


先发制人,出其不意,就算这渣渣看得出来,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。嘉德罗斯给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,觉得自己都能拿奥斯卡小金人。


金愣愣地盯着嘉德罗斯。他刚才那句话直直钉进金的大脑,心底里面最深处的那些小心思被扒拉出来,海蓝色的瞳孔里面充满了紧张尴尬和不知所措。他支吾一会,一下一下偷偷摸摸看着嘉德罗斯那双鎏金色的眸子,感觉到手底下的心脏跳的快比得上马达。


“到底是不是。”


对面的人又问了一遍,金的大脑已经糊成了浆糊,他眨眼疯狂思索着对策,结果一条条全被否定。他只好红着脸抬头,挠了挠脑袋嘿嘿笑笑。


“是,是啊,我喜欢你啊。”


【end】

评论
热度(512)
©哟咦 | Powered by LOFTER